宋徽宗帝国之下的收藏之风

2018-06-08来源:艺术在线热度:243

  现今,收藏不再只是少数有钱人的游戏,许多普通大众近年来也开始玩起了收藏,但收藏是为了什么呢?

  对于宋朝士大夫而言:收藏为的是雅兴。

  01

  .

  宋人热衷博古图

  宋人说收藏,有一个专门的名词:“博古”。考“博古”之意,既有鉴赏古器、古玩的意思,也包含了“博古通今”的意义。

  ▲刘松年《博古图》

  作为收藏热的体现,宋代开始出现了大量的“博古图”。

  为便于收藏者直观地了解、鉴别文物古玩,一些宋代金石学著作还附上摹画了古器形制的插图。

  ▲明代《重修宣和博古图》插图

  在艺术史上,宋徽宗宣和年间,实在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。

  除了器物考古学领域出了《宣和博古图》之外,绘画艺术领域则有《宣和画谱》,书法艺术有《宣和书谱》,茶艺有《宣和北苑贡茶录》,棋牌艺术有《宣和牙牌谱》,玩赏石类收藏有《宣和石谱》。

  ▲张训礼《围炉博古图》局部

  收藏家鉴赏、品评古器的画面,多次被宋朝的画家绘于笔下,显示“博古”已经是常见的生活图景,成了热门的绘画题材。

  ▲ 钱选《鉴古图》

  ▲宋佚名《博古图》

  其后晚明社会再现收藏热,也多有博古图轴问世。

  有意思的是,明代画家笔下的博古图轴,多为临摹、模仿宋人作品,或者干脆以宋人鉴赏古器为题材,仿佛宋朝就是明人描绘繁华世象的一面镜子。

  ▲ 《宋人博古图》

  02

  .

  古玩市场

  宋代收藏热的另一个表现,是出现了热闹的古玩市场,古器成为价值不菲的商品。

  ▲仇英《清明上河图》上的古玩商店

  根据宋朝的法条,“形制异于常”的保护性文物是不准许自由交易的,但一般的古器珍玩,可以自由流通于市场。

  《东京梦华录》载,开封东十字大街的茶坊,“每五更点灯博易,买卖衣物、图画、花环、领抹之类,至晓即散,谓之鬼市子”。

  这里的图画、珍玩、玩好、珍异、奇器,都是古董。

  ▲ 仇英《清明上河图》上的古玩摊子

  李清照与赵明诚这对小夫妻当时就经常跑到大相国寺“淘宝”,乐而忘返,后赵明诚著成《金石录》三十卷。

  这段美好的时光成了李清照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。

  ▲李清照像

  03

  .

  收藏家和他们的艺术

  宋代收藏热的第三个表征,是涌现了一大批收藏家。

  名单我们能够列出一长串:欧阳修、李建中、王晋卿、李公麟、苏轼、米芾、赵明诚、贾似道……

  比如,米芾“遇古器物、书画则极力求取,必得乃已”,可见其收藏热衷程度。

  ▲米芾《逃暑帖》(局部)

  最著名的古器收藏家当属皇帝宋徽宗。

  ▲赵佶像

  作为皇帝的赵佶,藏品数量巨大“则咸蒙贮录,且累数至万余”。用于收藏的宫殿有“宣和殿后,又创立保和殿者,左右有稽古、博古、尚古等阁,咸以古玉玺印、诸鼎彝、法书图画咸在”,完全是大型博物馆的规模。

  ▲宋代 赵佶《瑞鹤图》

  ▲宋代 赵佶《瘦金体秾芳诗》 局部

  04

  .

  宋人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收藏?

  这里有时代思潮在推动的因素。

  宋人心存“回向三代”的复古之志,同时又盛行疑古、疑经之风,文献经典的记载不再被宋人奉为金科玉律,他们更愿意将目光从纸本文献转向古代金石器物,以图发掘出比文献记录更真实的礼制原型。

  ▲传李嵩《听阮图》局部

  还有一大原因,有赖于社会的安定、商业的发展、生活的富足、文化的进步,收藏活动在宋代成为了士大夫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▲ 宋佚名《消夏图》

  宋朝士大夫玩收藏,追求的是博古通今的学术趣味,是士人生活的格调展示。他们在休闲、举办雅集与音乐会的时候,往往都会陈列古董,以供清玩。

声明:“中国艺术新闻网”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,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!

责编:方芬